聚集华尔街六大行CEO 美股节前最后半天交易会卖账吗?

眼看圣诞将至,美国财长姆努钦却异常忙碌,刚刚帮美国总统特朗普灭完解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传闻的火,又紧急于美东时间23日周日下午紧急约见了华尔街六大行CEO,敦促他们在动荡的金融市场背景下尽快采取行动,以恢复重振投资者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姆努钦的焦急完全在情理之中,在美联储再度加息、美国政府关门风波及对美国经济前景存疑的背景下,美股加速度下跌,恐慌情绪突破30大关。

姆努钦种种努力下,美国股市会卖账吗?虽然因圣诞节美股周一(24日)仅交易半日,但从目前股指期货走势来看,不排除进一步下探可能性。

紧急与六大行谈话询问流动性

在10月骤然掉头终结10年牛市后,进入12月以来,美股市场加速度下坠,不断创新低。上周五收盘时,标普500指数已跌至2017年9月以来新低,道指和纳斯纳克指数则均跌至2017年10月以来新低。近1个月VIX恐慌指数已节节攀升至30.11。为此,美东时间周日(23日)下午,姆努钦紧急约谈了六家华尔街金融巨头的负责人。

美国财政部官网上发布了消息及姆努钦的推特链接。姆努钦推特上发布的财政部声明中称:姆努钦财长与六大行的CEO们——美国银行CEO莫伊尼汉(BrainMoynihan)、花旗集团CEO科尔巴特(MichaelCorbat)、高盛CEO所罗门(DavidSolomon)、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Dimon)、摩根士丹利CEO戈尔曼(JamieGorman)和富国银行CEO斯洛安(TimSloan)——进行了一系列私人通话。这些大型银行都已确认其拥有充足的流动性用于向消费者、企业界及其他任何市场行为提供信贷。姆努钦还与他们确认了,这些银行不存在清算或保证金方面的问题,市场也继续合理运行。

声明还指出,姆努钦还将于美东时间周一召集由他担任主席的美国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Presidents Working Group on Financial Markets,PWG)会议,美联储各位理事、纽约两大证券交易所以及商品期货交易所(CFTC)的官员都将赴会。联邦货币监理专员以及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负责人也将受邀与会。各方监管人员将进一步讨论如何合作来确保平稳的市场运行。

PWG是美国为组织对1987年股灾反思而成立的跨部门非正式协调机构。固定成员包括美国财政部长、美联储主席、SEC主席和CFTC主席。在1988年之后的历次金融市场危机事件,例如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等事件中,PWG屡屡发挥重要角色,成为美国监管架构中富有特色、又不可或缺的一环。

“在居民消费与企业资本支出活动依旧强势的背景下,美国经济在未来一段时间将继续增长。”姆努钦在声明最后重申。

姆努钦近来可谓频频扮演“灭火队长”的角色。上周,美联储不顾特朗普三番五次威逼利诱继续年内第四次加息后,特朗普讨论开除鲍威尔的传闻不胫而走。为此,姆努钦于美东时间22日下午连发两条推特澄清 “灭火”。

目前另一个可能令姆努钦头疼的问题是,美国联邦政府在特朗普未能如愿获得“修墙”拨款后已于上周末部分停摆。对此,他在财政部声明最后表示,即使政府已经停摆,财政部关键职员仍将继续“站岗”,以维系财政服务、国税局事务等其核心经济监管职能不受影响。

一些市场分析师表示,如果联邦政府关停的持续时间不长,那么对经济的影响就不会很大,不会拖累企业和消费者信心。

标普全球评级的最新评论称:“全球经济学家估计,选择性关停对这个19万亿美元的经济体造成的实际影响将是轻微的。我们早些时候分析称,政府如果完全关停,每周可能会对季度实际GDP造成大约0.2个百分点,相当于65亿美元的损失。”

穆迪分析师福斯特(William Foster)也表示,预算僵局导致美国政府短暂关停,对经济影响很低,不会对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发生长期关停(可能性很低),信贷影响将因行业而异,穆迪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美股期货暗示,市场可能不一定卖账

不过,从目前美股三大股指期货走势来看,美国政府停摆对市场避险情绪的影响似乎不容小觑。

美股周一因为圣诞假期将仅开盘半天,假期期间通常也会进入交投清淡时段,但即将上任的代理白宫幕僚、现任白宫预算主任的穆尔万尼(Mick Mulvaney)在美东时间2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停摆很有可能将延续至28日之后、等到新国会就位。”

其表态令市场担忧情绪进一步升温,从美股三大股指期货开盘走势来看,美股周一交易期间仍有进一步下探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推升避险情绪——24日,美国股指期货周一延续此前跌势;道琼斯工业指数期货开盘跳空下跌逾2%,最低曾触及22290点,再创近15个月新低;标普500指数的股指期货也跳空下跌逾2%。

不过,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周一午间截稿时,三大股指期货均小幅回升。标普500指数期货、道琼斯指数期货及纳斯达克指数期货分别为1620.80、22543.00和6098.12。

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主管吴晶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经过此前几日的美股调整,花旗恐慌惊喜指数模型显示,投资者情绪已接近恐慌区间,但花旗认为,当前或不应过度恐慌,

“目前,美国的信贷情况仍然健康,可以支撑美国经济进一步增长,同时,全美独立企业联盟(NFIB)调查显示,美国企业计划继续增加就业岗位。花旗对780多家美国企业的调查也显示,多数企业仍在专注于提高资本支出,这说明当前市场状况与1999年末和2007年末危机前的情况有着明显不同。”她称,“市场波动性可能不会在短期内减少,但不代表对未来收益的悲观预期,根据花旗估算,当前市场情绪下,未来一年内标普500指数上涨的概率仍有90%左右。如果一定要将当前市场情况与历史阶段作对比,更像2004年和2015年的牛市回调,而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阶段,”

她还认为,当前的市场抛售或已过度,年底市场的流动性趋紧以及投资者广泛存在的恐慌情绪反而为明年市场的反弹创造了空间,维持2019年末标普500指数目标价3100点不变。

美银美林首席股市技术分析师苏特迈耶尔(Stephen Suttmeier)则认为,标普500指数陷入熊市已是大势所趋,调整幅度在未来半年内势将进一步加深。“在标普500指数接连失守2600点和2500点这两道关键的整数心理支撑之后,股市将很快奔向2350点这一位置,而这将宣告技术性熊市的正式开启。”他称。

但他也表示,考虑到仍然向好的经济基本面,本轮股市调整的幅度仍将温和,像2000~2001年纳斯达克指数或者2007~2009年道琼斯指数那样暴跌近七成的状况,料没有太大可能重新上演。此外,股市结束牛市周期会意味着美国实体经济也将随之进入下行轨道。

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的研报则警示了美股走势所反映出的市场对美国企业金融脆弱性的担忧。报告称,在美国,近年来非金融企业的(财务)健康状况明显减弱,短期借贷成本上升的同时,也更多地依赖短期杠杆。其背后的驱动因素在于企业利息覆盖率和速动比的恶化。

“由于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增长快于潜在的经济增长,杠杆贷款市场前所未有的扩张导致非投资级企业的债务水平急剧上升,这些企业在金融情况收紧时会非常脆弱。”报告称,在此情况下,税改的影响就会减弱。此外,随着财政刺激措施的积极影响逐渐消退以及债务净额比的逐渐上升,一些负债累累的企业可能会面临新的压力,这点对于那些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企业尤其适用,因为能源价格在第四季度大幅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