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和货币政策:收紧难言轻松

部分发达经济体加快了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但囿于经济复苏的严峻形势,节奏有可能放缓。2018年,美联储连续4次加息,不仅造成了一些新兴经济体股市债市汇市震荡,而且美国自身压力也与日俱增,特朗普已经多次喊话美联储放缓加息。虽然美联储加息次数有可能减少,但收缩步伐仍将延续。因此,对其带来的外溢效应,那些对国际流动性变化敏感、外债压力大的新兴经济体需要格外防范,以免出现危机。

过去3年中,美联储已经连续加息9次,其货币政策正常化目标接近完成。在2018年最后一次加息后,美联储表示与数月前的预期相比,经济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走软,如果经济面临新的阻力,美联储将采取试探性方式,放缓加息步伐。据此,美联储官员们预计2019年可能加息两次,2020年还将加息一次,对中性利率的预期中值从3%小幅下调至2.75%。本次加息后,美联储再加息一次就会大致达到这一中性利率水平。目前,美国失业率保持在49年低位。美联储官员预计,2018年不包括波动性较大的能源和食品的核心通货膨胀率为1.9%,低于之前预测的2%,预计未来3年核心通胀率将维持在2%。

在经历为期3年多、约2.6万亿欧元的购债计划后,欧洲中央银行理事会宣布,在2018年底结束债券购买计划,这意味着欧元区将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不过,鉴于欧元区今年以来经济复苏势头减缓,内外不确定性因素增加,欧洲央行仍将在一定时期内维持货币宽松政策。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近日明确表示,欧元区经济增长前景正在下行,欧洲央行仍将在中期内随时准备酌情调整货币刺激政策。有当地分析预测,在2018年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不断加快的形势下,欧元区2019年下半年打开加息阀门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在货币政策方面,法德两国始终高度关注欧元区货币与财政体系的稳定性,支持欧洲央行逐步收紧货币政策,帮助欧元区摆脱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重新回归正轨。2018年,德国继续维持了稳健的财政政策。德国联邦议会通过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显示,2019年德国政府支出将达到创纪录的3560亿欧元,较2018年增长130亿欧元。尽管政府支出继续增加,但得益于德国良好的经济形势和稳中有增的财政收入,德国将继续保持不新增政府债务,并将实现政府债务水平降至欧盟规定占GDP60%以下的标准。

法国政府则认为,欧洲央行未来的紧缩进程需达到以下目标:一是在不损害银行业的前提下,逐步收回此前过度宽松的刺激措施,并以缓步措施确保紧缩进程平稳;二是积极利用欧洲央行2.6万亿欧元的债券再投资,并确保资金在欧元区内部均匀流动;三是加强对意大利等区内成员国的财政政策监管,防范潜在的金融危机风险。同时,法国也将积极促进国内公共领域减持进程,确保达到欧盟标准。此外,法国还积极扮演欧元区改革的引领者角色,并联合德国推动欧元区达成统一财政预算,使欧元区预算成为欧盟预算的一个组成部分,逐步缩小欧元区国家的生活水平差距,密切协调彼此的经济政策,为国家投资提供资金,尤其是在研发和培训方面,增强各国的竞争力。

由于脱欧仍存在不确定性,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难以放开手脚,最近的货币政策会议决定维持0.75%的银行利率,同时继续保持中央银行对100亿英镑规模的非金融投资类企业债券购买,以及规模达4350亿英镑的政府债券购买,以维持总体流动性水平。此次货币政策决议以维持2%的通货膨胀率为基准目标。英国央行认为,这将有助于保持英国经济增长势头和促进就业,保持市场流动性。从目前经济状况来看,英国的就业率处于历史较高水平,预计失业率在2019年将继续保持在4%的水平。虽然国际原油市场价格疲软减少了输入型通胀,但国内高涨的就业市场和脱欧后新的贸易安排可能带来相对供给紧缩,仍将使英国面临较大的通胀压力,这将较大幅度提升英国通胀水平。为使通胀水平维持在2%,英格兰央行预期将会提升政策利率水平至1%,以维持国内经济稳定。

在货币政策方面,俄罗斯央行2018年上半年相对宽松,下半年则转为紧缩。由于俄罗斯通货膨胀率快速攀升,接近年度4%通货膨胀率目标,2018年9月17日俄罗斯央行4年来首次提高关键利率至7.50%。12月14日,为应对汽油价格上涨、税法改革、新兴市场经济波动和美国等西方国家持续制裁对俄罗斯通货膨胀带来的压力,俄罗斯央行再次将关键利率提高至7.75%。目前,俄罗斯央行以保持卢布汇率稳定、维持4%年度通货膨胀率为主要目标。由于油价下跌、西方国家制裁等不利因素可能延续至2019年,大部分俄罗斯经济学家、评估机构预计,俄罗斯央行在2019年将维持紧缩货币政策方针,直至2019年底或2020年初才可能再度下调关键利率。

2018年,韩国货币政策整体上是长期按兵不动、年底呈现加息走势。今年,韩元汇率也经历了升值与贬值的“过山车”行情,币值调整幅度达到10%左右。2018年年初,韩国银行(央行)公布的全年货币政策称,韩国短期将维持温和的货币政策,并将密切关注形势发展。2018年1月份至10月份,韩国将基准利率维持在了1.5%,一直未作变动;11月30日,韩国将基准利率上调至1.75%。对于韩国长期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年底加息这一举动,分析认为主要受到两个因素影响。一是韩国家庭负债持续增加。近年来,韩国家庭负债持续上升,家庭负债额过高已引发韩国金融业诸多忧虑。因此,韩国在加息问题上持续保持谨慎态度。二是韩国一直以来都在避免出现韩美两国间基准利率差距拉大的局面。美联储数次加息后,韩美间基准利率差距加大,韩国业界关于资金外流的忧虑不断升温,直接带来了加息压力。韩国国内分析认为,韩国在2018年年底决定加息,给经济增速造成下行压力,所以2019年韩国再次加息的可能性较小。

尽管外部环境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但考虑到本国经济仍呈现稳步扩张态势,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于2018年4月份宣布了6年来的首次货币紧缩政策,使得新元缓步升值,结束了长达两年不升值的中立货币政策。新加坡金管局认为,国内核心通胀率很可能于2018年、2019年持续走高,大宗商品价格复苏将推高进口价格,当地就业市场好转则会加大薪金增幅。因此,新加坡决定改变新元汇率政策,从不升值调整为缓慢和稳步升值。至2018年10月中旬,新加坡金管局年内第二次收紧货币政策,决定加快新元升值步伐。新加坡政府认为,当前新加坡经济保持稳健增长,未来或将出现经济过热推高通货膨胀率的情况。因此,新加坡再度收紧货币政策,加快新元升值步伐,以确保物价不会过快上涨,保持中期价格稳定。